您好,欢迎来到潇湘粮网!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网站导航 帮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事热点 > 正文

2008:中国走近成熟经济

2008/1/2 11:26:54 来源: 点击:1770次
      2008年中国将迎来改革开放30周年,发生在未来一年里的诸多现象都将预示:中国正在走近成熟经济,而且速度超乎想象。
  2008年,通货膨胀压力再次逼近中国,但却和以往发生过的通货膨胀不可同日而语。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所发生的通货膨胀,是同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所发生的价格体制变革直接相关的,某种程度上也是社会为低效率和体制转轨所付出的代价。而当前所面临的通货膨胀,则是中国走近成熟经济和融入全球化经济体系过程中,工资——价格结构和企业成本结构的重大变革所产生的一种非平衡过渡经济现象。
  2008年,节能减排和环境保护将成为政府的重要政策目标,这突出地显示了中国走近成熟经济所带来的重大变化。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在经济发展和环境质量的价值权衡上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当经济发展处于低水平阶段,社会对经济发展的价值评价高于环境质量,为了发展经济宁可消耗更多资源和付出较大的环境成本;而当经济发展达到较高水平时,社会对环境的价值评价会越来越高,以资源大量消耗和环境严重破坏来换取经济增长,将变得越来越不得人心。尽管由于中国仍然是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发展中国家,现在还不可能像发达国家那样承担节能减排的约束性国际义务,但是,整个社会对节能降耗和环境质量的价值评价越来越高,则是走近成熟经济的一个重要标志。这表明了在发展观的基本价值取向上中国社会已经开始发生重大变化,实现科学发展观成为中国走近成熟经济的核心理念。
  2008年,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正式施行,将对劳动市场产生重要影响。仅仅在几年前,我们主要关注和担心的还是中国企业能否适应市场化改革和全方位的对外开放,而今天,我们已经开始远远不满足于企业追求自身利润最大化和“做大、做强”,而是要求它们承担起更大的社会责任。新《劳动合同法》正是一个重要的标志,表明中国的劳动关系和劳动制度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新《劳动合同法》的颁布及其保护劳动者权益的倾向,可以表明,中国确实正在接近成熟经济,在劳动关系中,新的要求、新的矛盾、新的行为现象和新的法律法规,都将预示着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
  2008年,公共领域体制改革和政策调整力度将显著增强。成熟社会的特征不仅是公共需求的显著增长,而且是社会对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分配提出了更高的公平性要求。“全覆盖”、“全民共享”、“改善民生”等原则被重视的程度将会越来越高。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供应的有效性和公平性要求,必然对公共决策机制,对政府职能和体制,特别是行政体制的改革和完善提出新的要求。因为,如果没有科学的公共决策机制,不进行政府职能和体制改革,行政体制不完善,就不可能实现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供应的有效性和公平性。
  2008年,财产意识的觉醒和权利意识的增强将成为一个突出现象。当经济发展进入较高阶段,人们的直接经济利益不仅表现在收入水平上,而且越来越表现在财富的积累上。由于财富的增加,财富意识以及更广泛的权利意识都会普遍树立和逐渐强化起来。要求保护财产权的社会意识必然通过法律形式得以实现,《物权法》的实行就是一个显著标志。党的十七大提出:“要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正体现了对中国经济新现象的科学洞察。随着社会资产的大量增长,特别是人民群众所拥有的私人资产的大量增长和积累,将对整个社会的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以至法律制度和政治制度产生深刻的影响。
  2008年,随着收入和财富总量的增长,分配的公平性将越来越受到社会关注。中国现阶段收入和财富分配存在两种基本状况:一方面,中国居民的整体收入水平仍然很低,中国的个人财富积累仅仅经历了短短20多年的时间,可以说,中国的财富积累,特别是个人和家庭财富积累过程还刚刚开始,所以,进一步提高个人收入水平和增加个人家庭财富积累仍然是中国面临的基本问题之一,也是使中国真正能够成为世界强国和建设小康社会的长久之计。为此,必须继续鼓励人民勤劳致富,增加收入,积累财富。另一方面,中国目前的收入和财富分配确实存在差距明显偏大的状况,分配差距的扩大导致不公平感的显著增强,国家必须高度重视这一问题,采取一定的政策措施进行调节。这不仅是实现社会主义的“共同富裕”基本价值观的要求,也是维护社会和谐的必要条件。总之,当中国逐渐走近成熟经济时,效率和公平的关系将成为更加敏感的社会问题。
  总之,种种迹象都显示,中国经济经过30年的持续高速增长,正在逐步走近成熟。当然,从目前的实际发展水平来看,中国离真正进入成熟经济还有相当的距离。但是,近年来确实已经开始出现了某些成熟经济的征兆、现象、要求和矛盾。因此,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认真地考虑:如何为走近成熟经济做好体制、政策和社会心理上的充分准备,以应对新的“成长烦恼”和避免过早产生“成熟病”现象,让中国不仅长期保持活力和生气,而且能够拥有和谐和正义的社会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