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潇湘粮网!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网站导航 帮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潇湘访谈 > 正文

刘宗林:在全省稻田综合种养工作推进现场会上的讲话

2017/6/14 8:52:12 来源: 湖南省农委 点击:180次

(根据录音整理)

 

同志们:

稻田综合种养在省农委工作布局中是一件很专业的事,分量和占比都不是很大。但是,今天在这里召开高规格的会议,尤其是正值春耕大忙季节,明天省政府还要在常德召开春季农业生产现场会的关键时刻,就足以说明我们看重的是稻田综合种养未来的发展前景。

稻田综合种养工作已经列入了省农委党组重要工作日程。稻田综合种养有较长的历史,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事物。我们小的时候最盼望两个时节,一是盼望杀年猪,二是盼望收田鱼。杀年猪和收田鱼的时候都可以解下馋,在这两个时节是很兴奋很激动的。我们老家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盛行稻田养鱼,春插的时候,把鱼苗放进去,秋收放田水的时候把鱼收回来,多的人家能收近百斤左右,少的人家也能收三五十斤。全家人除了打打牙祭享享口福以外,一部分还可以做成干鱼或者腌鱼,用于接人待客。

我在农委工作这十年,尽管湖南农业农村经济、湖南农村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令人欢欣鼓舞,但也始终存在一个很大的困惑,那就是湖南怎样解决“两个袋子”的问题,一个是米袋子,一个是钱袋子,怎么让米袋子更加丰满、钱袋子更加鼓胀,这是湖南农业人的历史使命。这个困惑在全国具有普遍性,但湖南更有特殊意义。为什么?因为湖南是全国粮食生产大省,肩负着为国家粮食安全做贡献的重要政治责任。湖南自古就是鱼米之乡,湖广熟天下足,湖南是全国十三个粮食主产省之一,排全国第九位,而且湖南生产的稻米主要用作口粮,国家提出粮食安全发展战略,核心就是“粮食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我们每年生产的五百三十亿斤左右的稻谷,除了一部分陈化的、重金属严重超标的要改做饲料用粮或者工业用粮以外,几乎全部都是口粮。一方面我们要体现湖南人的政治担当,为国家的粮食安全做贡献,另一方面随着农业农村经济的发展,农业经济多产业多产品的开发,种粮的比较效益长期以来偏低,要设法提高种粮效益,提高粮农的收入水平。

尽管国家这些年采取了一系列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的政策,但是和其他产业比起来,种粮仍然是一个效益低下的产业,往往是粮食生产大县,是财政的弱县,农民收入的穷县。这就使我们农业人出现了困惑,一方面我们要为国家做贡献,另一方面要牺牲农民收入增长的部分利益,钱袋子和米袋子很难做到兼得。能不能既保证国家粮食安全,又提升粮食生产效益,提升种粮农民收入水平,这是多年来我们在努力探索的一件事。我认为,稻田综合种养使我们找到了两个袋子同时兼得的有效路径,打开了一张门。我记得四五年前我来南县调研,南县的同志让我到顺祥水产去看一看,当时我看得很仔细,就发现该模式有强大的生命力。

从去年开始,面对经济发展新常态,中央提出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更是把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标题。结构性改革怎么改,目标在哪里,突破口怎么选择,这是我们要思考要研究要探索要解决的一个重大的问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句话比较拗口,开始的理解也不深刻,因为长期以来我们接触政治经济学的一个基本观点,就是需求决定论,有什么样的需求,才决定有什么样的供给。一般经济上出问题,是需求端出了问题。现在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俗地讲,就是生产的东西市场能够接受,卖得出,能卖出好价钱,生产者要得到比较高的效益回报。稻田综合种养既找到了种植业和养殖业的有效结合点,也找到了从种植业养殖业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种植和养殖效益的一个很好路径。今天上午,大家看了一些点,看了加工企业,看了稻田种养示范基地,听了些情况介绍,应该感触很深。南县的经验,就是稻田综合种养全产业开发,全产业受益。示范基地的同志告诉我,种养环节,一亩可以增收两千块钱以上。退一步打个对折,一亩增加一千块钱也是件了不起的事。从加工环节来看,增收潜力更大。今天我们看的大米加工厂,两条生产线,二十万吨的生产能力,一天生产三百吨虾稻米,我问了一下产品价格,小包装的28块钱一斤,价格是普通籼米的十倍。加工一吨普通稻米,能赚一到二百元,加工一吨高档优质虾稻米,利润是八百到一千块钱。第三是消费环节,满足了一部分中高端消费者的消费需求。现在有钱的人多起来了,他们不担心价格贵,而是担心贵价格买不到优质高档农产品。消费市场上以次充好,假冒伪劣,甚至有毒有害的农产品,不说普遍存在吧,至少隔三差五会听到这方面的事。

稻田综合种养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是一件很有前景的事,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突破口,是提升传统农业效益的一个有力抓手,因此要开会,要部署,要带大家到现场亲身感受!这两年稻田综合种养发展很快,前年不到100万亩,去年是204万亩,益阳一个地区就有50万亩,发展势头很好。禾花鱼在市场很走俏,价位很高。很多人认为禾花鱼是一种品种,其实是一种养殖方式,鱼放在稻田里养殖,稻穗扬花的时候,鱼吃了这个花,肉质变得很鲜美。

当然,在推进过程中也还有一些薄弱环节:第一是规模不大,从面上看,去年尽管突破了200万亩,也还只有适宜面积的五分之一左右。第二是分布还是星星点点。真正上百亩上千亩甚至几千亩的,一看就让人兴奋和震撼的那种场面还看不到,规模还有问题。第三是标准还不高,还没有达到精细农业的标准,大部分地区稻田综合种养都还很粗放,很多地区甚至连开沟撩壕这个基本的要求都没做到,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生产方式。第四是效益不高,很多地方养鱼产量也就是二三十公斤,而南县的示范基地亩产已达到165公斤,去年平均价格是12.8元,算下来也是三千大几。只要我们种养技术高一点,管理水平高一点,产量由20公斤提升到50公斤,是不难做到的,效益就会翻番。

怎样把这项工作往前推,有几个方面的事需要大家引起重视,我把它总结为“五个好”。

一是要有好的规划。农业与工业及其他产业比,我看最差的就是规划。因为农耕经济,农业文明是不太讲究规划的,几千年来都没有。农业的发展往往是规划滞后,或者是规划脱离实际,不能够指导生产。稻田综合种养也是一样,请各相关县市,尤其是重点县市,要真正地了解县情,摸清家底。在此基础上,制定好一个科学的发展规划。省农委提出“十三五”期间全省稻田综合种养要突破500万亩,我们也是经过充分论证的。刚才延文同志提出要防止一哄而起,这个提示很好。农业对生态环境的适应性比其他产业要求都要高,同样的模式在南县可以做,在其他地方未必可行。我看的那个点,是冲积土层,营养含量较高,适合养殖小龙虾,在红壤黄壤地区就未必能养。因此一定要充分调查论证,把家底摸清,把环境资源摸清,宜虾则虾,宜鱼则鱼,宜蛙则蛙,宜鳅则鳅。不是说今天在南县开会,看小龙虾,就不论是湘东湘南湘西湘中都搞小龙虾。如果规划不做好,调查论证不做好,就会事倍功半,甚至得不偿失。规划制定后,要真正按规划实施,不要把规划变成一纸空文。

二是要有好的模式。南县的经验,可以普遍推广的就是他的模式,叫做全产业链开发,不止抓某一个环节,他们从种苗,到种植、养殖、加工、销售、市场开拓做出一条产业链条,用时髦的话讲,就是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今天看的大米加工厂,企业老板对虾稻米兴趣很浓,我提醒他要更进一步研究虾稻米。构成优质大米品牌有三个决定要素,第一要有好的品种,我们湖南主推的水稻品种上千个,品种差异性很大,如果品种不高档优质,不论放在哪个环境里面,它生长起来都不可能高档优质,无论是水稻还是鱼虾;第二要有一个好的生产方式,稻渔共生就是一个好的生产方式,相同的品种在稻渔共生的环节中,首先它是无公害的,如果你想保证鱼虾的生存,就不能打高效高毒的农药,就逼着你搞生物防治,培养天敌,农药自然就少了。其次是水产品的粪便,反过来可以给水稻生长提供有机肥,提高产品的有机成分,提高米质。第三要有一个先进的加工技术。比如说大米,先进的设备,生产长粒型稻米,整精米率可以达到百分之五六十,加工设备差的,就只有百分之四十几。如果没有全产业链开发,就很难生产出高档优质的农产品来,稻田综合种养的效益就不能得到充分展现,因此,作为农业部门,不能只研究一个环节,一定要研究整个产业链;不能够只研究一个产业链,一定要从种养研究到餐桌。

三是要有一个好的机制,就是要通过三权分置,通过土地确权来加大土地流转,通过土地流转形成适度规模经营,在适度规模经营基础上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通过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来示范带动稻田综合种养。多年来,社会上对湖南稻米的评价,就是产量高、品质不好,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甚至出现过“好消息,今天不卖湖南米”的尴尬。这些年来也想大力发展高档优质稻,却一直徘徊不前,到现在就是七八百万亩,问题在哪里呢?一个是品种选育开发跟不上,尤其是杂交稻中的高档优质稻。第二个是政策不配套,国家的收购政策,收购价格分了两大类,一个是粳稻一个是籼稻。籼稻里面分两个档次,一个是早稻一个是中晚稻,同档稻谷是不分优质稻和普通稻的,不管你的品质好坏,国家收购都是一个价格,老百姓肯定都愿意种产量高的品种。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让国家来解决是做不到的,品种的差异性太大了。但是企业做得到,企业通过跟农民下订单,种植高档优质稻,有些能卖到超过200元一百斤,这也是发展高档优质稻的一个主要途径,通过培育大户,通过龙头企业的发展来带动合作社种植,带动大户种植,直接形成一种点对点的供销方式,通过下订单,你生产出来的东西我都要,高档优质这不就出来了。模式就是这么形成的,就是要把现在单家独户的生产机制引导到规模经营主体上来,通过规模经营主体来生产高档农产品,来赢得市场占有率,来提高种粮农民的收益。

四是要创建一个好的品牌。今年省委一号文件正式提出了品牌强农战略,湖南农业如果说有薄弱环节,品牌是最大的薄弱环节。很多质量很好的产品因为创不了品牌,社会的知晓度,消费者的公信力,市场的认可度就不高,好的产品卖不到好的价钱。发展综合种养就是要在品牌创建上下功夫。前几天乌兰副书记带领十四个市州副书记到河南考察农业,大家感触最深的是河南的品牌建设,他们的主导产业都有几个主导的品牌,而且一个品牌的市场销售额就是以数十亿上百亿甚至上千亿来计算的。一个双汇品牌去年1400亿,一个好想你红枣去年40个亿,三全速冻水饺去年20多个亿。我省200万亩茶叶,1200多个品牌,除了安化黑茶品牌树立起来了以外,其他茶叶都没有一个叫得响的品牌。我们很多优质茶叶,被浙江龙井,被福建铁观音,被江苏碧螺春的厂家收去,进行深加工,贴了他们的品牌,价格成倍甚至成十倍的抛向市场,湖南再买回来吃。我们的品牌建设一定要跟上去,要创建驰名商标,这样的话产品价值就出来了。

五是要提供一个好的保障。产业的发展当然主要靠市场,但是政府这只有形的手也是相当重要的。好的保障有几个方面,第一是提供一个好的技术支撑,好的模式不是人人会做的,它也是有技术含金量的,如何解决技术问题,关键是要抓好技术培训,抓好典型示范,使农民会做;第二是市场支持,生产者和销售者的市场信息是不对等的,哪个产品在市场受欢迎程度高,认可度高,销得好,生产者不十分清楚,政府部门在市场信息的提供上要做好服务;第三是风险管控,农业和工业不同,工业只有个市场风险,农业还有个自然风险,尤其是我们种植业养殖业,要通过保险机制的建立,减少老百姓的自然风险;第四是管理服务,要强化日常管理,不论是种植还是养殖,省级层面都统在农业委,到市县两级大多数地方是种养分开的,不能说种粮的不管养鱼的,养鱼的不管种粮的,需要有效配合,如果配合不好,就可能保了粮伤了鱼,或者保了鱼伤了粮,农业和畜牧水产两个部门要将管理服务工作协调好,抓紧抓实抓出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