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潇湘粮网!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网站导航 帮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市场信息 > 玉米市场 > 正文

市场观察:大豆压榨无利可图 油厂期现并行谋出路

2017/8/10 8:31:02 来源: 粮油市场报 点击:181次

与当前盛夏酷暑不同的是,今年5月份以来,油厂出现了大面积的亏损情况,不少压榨企业经营甚至陷入了“囚徒困境”。

  与当前盛夏酷暑不同的是,今年5月份以来,油厂出现了大面积的亏损情况,不少压榨企业经营甚至陷入了“囚徒困境”。除了油厂,8月5日,在“渤海油轮”油脂油料高端论坛上,多位来自贸易商以及下游企业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当前企业经营比较困难。

  大豆丰产叠加豆粕胀库

  “最近,看到经销商的时候,他们总是低着头。”某粮油压榨企业负责人在谈到最近见到的下游贸易商的情况时表示,这种情况也不是他们油厂乐意看到的,但当前油厂自身压榨出现了亏损,企业经营也面临一定的风险,暂时无暇关照这些有合作的贸易商和下游企业了。

  当前,国内压榨企业普遍出现亏损情况。“现在,油厂每压榨一吨大豆亏损50~100元,这种情况已经从5月份持续到现在。”国内某大型粮油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豆粕走货缓慢,库存高企,很多油厂出现豆粕胀库的情况,因此不得不停产所致,因此油厂开机率也出现回落。

  “尽管近几日油厂压榨利润出现走好迹象,但依然不足以弥补油厂的亏损。”上述相关负责人表示。  何种因素导致当前国内压榨行业不景气呢?首先,从全球大豆产量方面来看,2016/2017年度,南北美洲相继实现大丰收,累计增产12.3%。同时,2017/2018年度美国大豆播种面积大幅增加,期末库存将到达4.6亿蒲式耳。

  同时,2017年我国大豆播种面积亦出现大幅增加。“政策引导和种植收益好转是导致我国大豆种植面积出      现触底回升的原因。”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高级分析师王辽卫表示,种子销售情况也表明今年黑龙江等产区大豆播种面积大幅增加。

  在产量大幅度增加的同时,市场需求也出现了显著增长,特别是我国,去年进口了8300万吨的大豆,而这一年的市场需求也增加了将近1000万吨。“现在全球大豆市场整体面临的是大供给和大需求的现状。”王辽卫表示。

  其次,下游豆粕方面,当前,全国主要油厂豆粕库存为125万吨,较过去3年均值的98万吨增加27.6%。业内人士表示,8月中上旬,豆粕库存可能会继续保持高位。

  期现货“两条腿”走路

  对于当前的市场现状,压榨产业链企业又该如何应对呢?针对下游企业,禾丰集团相关负责人建议,倾向于选择基差模式锁定远期的合同。除环保和其他因素外,一般库存会维持在7天左右的水平。

  针对油厂的豆粕销售压力,霸州路易达孚相关负责人表示,首先要搞清楚油厂豆粕高库存压力产生的原因。一方面,库存高企说明油厂出现卖不动情况,因此可以选择降价售卖。另一方面,油厂合同已提前卖掉,但由于    下游企业未能执行,造成提货速度放缓,这也就是当前几乎所有油厂正在遭遇的问题。面对这样的问题,油厂的下策是选择各种方式,促使下游企业尽早提货,但并不提倡这种方式。

  而另一个较好的办法是该怎么去预防合同卖出执行不了的问题。

  “目前至少有两种可用的办法。”霸州路易达孚相关负责人表示,一种是分散合同,首先不能把所有的合同集中在某一人或者少数人手上,最好是平均分散一些,在客户结构上要保证有一些或者一定比例的饲料厂客户。由于饲料的使用是比较平稳的,每天的用量相对比较固定,如果油厂的合同一部分能够给这些饲料厂,去保证它日常稳定使用的话,相信这一部分合同应该可以有序地执行。而且饲料厂对于价格的波动没有那么敏感,即使是豆粕价格下跌了,也有其他方式能够消化掉。另一种是预防,在销售之前尽量地卖给那些信誉好、执行力强的客户,尽量避免每年都会出现的订好合同不执行的情况。

  不过,客观地说,基于年度的销售计划以及对市场风险的对冲,不少油厂会提前销售远期的基差合同,以提前锁定自己的利润。而经销商、下游企业也会根据自身的需要,提早几个月与油厂签订基差合同。“要是经销    商、下游企业都不执行合同的话,虽然油厂会收到一定的违约款,但相比合同违约,仍会面临很大的亏损风险,因此油厂催促经销商、下游企业提货是比较正常的情况。相对来说,经销商、下游企业因为已经提前签订了合同,就应该承担合同履约的责任。”有压榨行业人士分析道。

  “从另一角度来看,这也反映出市场正逐步向理性阶段过渡。”上述粮油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整个压榨行业的竞争核心已经发生变化了。随着融资豆的退出市场,现在国内油厂相对来说是越来越理性了,基本上是依靠压榨利润来调整进口节奏。当前,全行业仍是1.5亿吨的产能水平,在压榨利润可观的阶段,油厂的开工率甚至可以达到60%~70%,相反,开工率则会降至50%。

  “从油脂油料产业链角度来看,整个压榨行业已经进入到越来越精细化的竞争阶段。”有油厂相关负责人表示:如上游油厂方面,不仅要拼盘面的压榨利润,还要拼套期保值水平、采购水平,以及对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判断。贸易商和下游企业方面,从2014年开始,逐步改变以往的单边交易模式,开始接受基差交易,通过自己对市场或者对基差的判断,将风险嫁接到期货市场,从而去认识、理解市场,赚取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