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潇湘粮网!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网站导航 帮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粮食产业 > 正文

粮食主产县缘何吃销区“回流粮”

2017/11/7 14:15:42 来源: 中国大米网 点击:95次

“产区新稻入库”、“销区轮换粮回流”是当前产区“新卖粮难”的集中体现之一,加快探索粮食生产经营体系改革,理顺粮食市场流通秩序成为当务之急。

当前南方早籼稻托市收购工作已完成,中晚稻即将陆续收获上市。但《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南方粮食主产省份江西部分产粮大县发现一个奇怪现象,产区新粮因价格贵质量低,不受加工企业欢迎,难以进入大米消费市场;但拉到千里外销区“走一遭”,来年成为旧粮,价格变便宜以后,再被重新拍回产区当口粮。这些不断“回流”产区的粮食多是销区地方储备轮换稻米。

业内人士认为,“回流稻”是当前产区“新卖粮难”现象的重要体现,是当下新稻比大米贵、产区稻比销区稻贵、国内大米比进口大米贵等情况催生的非正常现象。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农业专家指出,各地需加快探索粮食生产经营体系改革探索,理顺粮食市场流通秩序,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商品粮基地千里外“买米吃”

“今年共收购稻谷1800吨,其中1500吨当季早稻运往广东补库,另外300吨从浙江拍回的轮换粮用于加工大米。”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江西余干县金瑞粮油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人盛永乾说,目前同行大都愿到浙江、广东等地拍三年一轮的轮换粮用于大米加工。

尽量控制成本,一般是市场经营中需要考虑的情况。但本刊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江西余干县作为全国产粮大县、全国第一批商品粮基地,当地却出现大米加工企业,每年从千里之外的销区浙江省购回粮食加工成大米的现象。这些粮食多是从当地或周边产区贩卖过去的储备粮,相当于经历过两次运输成本的叠加。

吃销区“回流粮”的现象并非只出现在余干县,在江西部分粮食主产县多少都有存在。长期以来,工业经济更发达的广东、浙江等地区,一直是江西大米的主要销区;江西粮食主产县的大米加工企业在本地收购稻谷,加工成大米运到这些周边省份销售,如今这种情况悄然发生了变化。

江西高安市粮食局副局长熊够华说,作为全国产粮大县,高安粮食商品率达到70%以上。但这些粮食当季收上来时,在本地市场消化不旺,多先被贩卖到周边省份用于储备粮补库或加工消费,其中一些储备粮轮换之后又被产区大米加工企业拍下、运回,加工成大米销售。

江西金佳谷物股份有限公司是江西粮食加工行业的“领头羊”,公司负责人何霞光表示,近年来,从广东等沿海传统粮食销区拍来低价粮,运回江西加工大米,已成为难以抗拒的趋势。去年,他们也买过一万吨广东低价出库的地方储备轮换粮。

本刊记者还了解到,不仅销区储备粮不断回流,近两三年,国外大米通过粤、桂、浙、闽等沿海地区,进入江西粮食主产区的也越来越多。江西一家大米加工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市场行情不好,大米价格低。为控制成本,他的1.2万吨大米中就掺了约30%的低价进口大米。这位大米加工企业负责人表示,产区稻谷拉到销区,然后其中一些稻谷和国外大米再返回产区加工成大米,与产区本地粮加工成的大米进行竞争,成本上反而更有优势。

“回流粮”更受青睐

江西粮食主产县用销区“回流粮”加工大米的背后,存在市场上新稻比大米贵、产区比销区稻谷贵、国内大米比进口大米贵等产区粮“逆成本”现象。

部分产区大米加工企业坦言,扣除成本以后稻贵米贱,新稻价格更高,为降低成本,不用或少用新粮,已成为大米加工企业的生存“法则”。江西丰城市一位大米加工企业负责人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介绍,当前新上市普通早籼稻因储备粮需要,市场收购价已经达到国家粮食保护价,为每吨2600元,最终加工成大米后综合价值却只有约每吨2512元。

由于稻、米价格倒挂,企业没有实力更不愿意在市场上与国家政策性收购竞争,因此大量产区新稻被贩运到销区进行储备;产区企业大米加工用粮,大多选择年份早的低价出库轮换粮。

而沿海销区经济相对发达,多“财大气粗”,有实力补贴地方粮食储备轮换出库,造成大量轮换粮低价入市,导致销区粮价低于产区新粮。江西部分大米加工企业及基层粮食部门负责人反映,销区储备稻谷一般由地方财政按托市收购价,每百斤加价30元补贴收购,会吸引大量优质粮源;而其存于企业处享受动态储备补贴的粮食,拍卖时又能低价出库,形成了销区的轮换出库粮价格比产区还便宜的价格倒挂现象,自然受产区粮食加工企业欢迎。

江西高安市瑞前米业有限公司财务人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江西省内上半年拍卖的一批2016年托市晚稻价格为每吨2850元,加上60元运输成本,38元卸车出库费,140元电费、人工费和包装费等,加工成大米后综合成本达到3088元。而按照76%出米率和每斤2.25元的大米市场价格计算,每吨稻谷加工后得到大米价值2250元,碎米价值360元,皮糠价值170元,谷壳价值110元,综合价值仅为2890元。

“从近两年的情况看,同一年的轮储稻谷,从浙江拉回来的要比在本地拍卖出的储备粮还便宜120元左右每吨,销区粮‘回娘家’就不足为奇了。”盛永乾说。

甚至为以后去库存考虑,浙江、广东等地的储备粮收购价格比江西高,除了需要吸引粮源以外,更是为提高粮源品质和保存质量,让轮换时更容易打动加工企业。“广东、福建那边的部分储备粮不愿意收江西的杂交稻,喜欢要短粒的常规稻品种。因为这样的品种质量好,他们收储进去以后,拿出来好销售。”余干县粮食局国家粮食储备库负责人汤华辉等人表示,一系列因素影响下,产区粮食加工企业用销区补贴出库的低价稻谷生产,总体成本上更具优势。

另外,近年来进口大米价格远低于国内大米价格已成为常态,但多作为工业用粮。在进口年年增加的情况下,近两年,进口大米质量不断改善提升,被国内加工企业越来越多用于口粮加工。

“以今年的情况为例,虽然目前正规渠道进口大米每斤价格上升约0.3元,但仍比国内同品质大米至少便宜0.2元。而二者口感也已非常接近,部分品种甚至冲击到了以往在广东等销区很受欢迎的江西‘丝苗米’。”江西华粮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华兵说,近两年,一些同行甚至专门做起国外大米分销业务。

高安市瑞前米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桂萍等反映,以前,江西市场上可以买到越南大米;现在,泰国大米、缅甸大米、巴基斯坦大米的身影也频频出现,销售的进口大米范围越来越广。这从侧面反映出国外进口大米的市场接受程度也在提高。

市场呼唤“好粮”

“好粮不怕贵,市场缺好粮”。在世界稻作起源地江西万年县,当地传统优质稻米生产企业万年贡米集团,以本地优质大米生产的中高端大米,在国内外市场上一直走俏。当地新型种粮大户罗会敏种植的数千亩生态有机稻,从种下去就已经被销区经销企业订购一空,加工出来的价格最高卖到普通大米的50多倍。

采访中,江西粮食主产区部分大米加工企业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表示,生产优质优价大米,既能避免稻贵米贱,又能规避国外低价大米冲击。但长期以来,种粮大户依赖托市收购政策,爱种“政策粮”;订单农业履约率低,市场缺乏稳定优质粮源,粮食加工企业调整产品结构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业内人士认为,价格因素是导致“回流粮”现象的重要原因,但并非决定性因素。“产区新稻入库”、“销区轮换粮回流”折射出的真正问题在于,部分粮食主产区粮食质量下降,粮食流通体制不畅。

“只有解决了市场问题,才能解决‘存新粮吃旧米’,避免‘回流粮’返销产区造成的人力、物力等浪费。”高安市农业局副局长漆文龙说。

江西部分基层农业部门工作人员建议,国家一方面应逐步调整完善托市政策,使稻谷保护价与市场目标价格接轨,引导粮农多种“市场粮”。江西南昌县泾口乡种粮大户舒斯辉等粮食生产者认为,当前,种粮成本日益上升,利润回落。粮食生产者应主动改变种“政策粮”的思维,主动对接市场需求,融入以市场为主导的流通体系,生产优质优价的大米。

另一方面,各地应加快构建优质农产品可追溯体系,培育优质大米品牌,以强化稻谷的市场化消化和流通。同时各级政府要进一步探索在种粮大户、大米加工企业和销区市场之间牵线搭桥,发挥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带动作用,促进粮食生产转型。

“每个粮食主产县至少应该培育一个‘叫得响’的品牌,这样才能被市场记住。同时,需要制定相关品牌大米的标准,严格处罚失信的经营者,才能受到市场的认可。”徐桂萍说。